最近在面诊过程中见到了这样一位求美者,她的鼻子已经做过3、4次整形手术,却还是不满意。她非常清楚问题所在:L形的硅胶假体已经顶得鼻尖发白,因为鼻尖被抬得过高,鼻孔也外翻出来,侧面只能见到一根直直的鼻梁,在鼻尖处急速地拐了一个弯,又和鼻小柱直接相连,一直通到凹陷的小柱上唇转折处。
 
 经过检查,我提出了我的解决方案:取出原来的假体,耳甲腔软骨充填鼻小柱基底凹陷,鼻尖用自体鼻中隔软骨重建,鼻背的塌陷用柳叶形假体重新充填。
 
 她问:“多少钱?局麻能做吗”
 
 我说:“总的费用会在4万元左右,手术得在全麻下进行。”

 她非常不屑地回答:“我问了**医生了,他说用耳软骨垫在鼻尖上,局麻下就能做好,再加上进口的假体,只要1万多。”

 我无言以对,只能摇摇头送她离开了。

 我不能去否认她所得到的方案,也许在她和她曾经咨询过的医师那里,这就是“最好”的办法。每个人因为自己的经历不同,都会有自己的价值评判标准,这无可厚非。

我在美国学习的时候,曾经参观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该馆的镇馆之宝之一是印象派著名大师梵高的一幅自画像。这幅画是大师登峰造极之作,粗看时会觉得平淡无奇,但如果把自己放在画师的角度上去揣摩这幅画时,你会立刻感受到这幅作品所蕴含的精妙所在---这幅画的每一笔似乎都是随意画上,方向杂乱无章。可是当所有的笔触都汇集起来时,大师对自己心灵深处的挖掘却又跃然纸上,冷峻而又不失热切、压抑中又包含激情。站在这幅作品之前,观赏者会全然忘记它价值亿万,而只会被深深吸引其中,感受数百年前大师的诉说。正如大都会博物馆介绍手册中一句话所言:这就是艺术(This is Art)。它值得你去细细品味,于自然中感受到惊艳,于细节中体会到匠心。
 



 我常会对热心跟随我学习鼻整形的进修医生和研究生们讲:美容整形外科是集外科学大成的一个领域,而鼻整形又是美容整形这个皇冠上最为灿烂的一颗明珠。外科大夫们最喜欢炫耀的,是自己熟练的操作和技术。美容整形手术就像一张考试的试卷,让外科大夫们通过几个小时的手术,把自己的作品永久地留在病人的身上。这样的作品不但同行们能看出优劣,即使是外行,也能看出高下。鼻整形做为这个考试中最难的一个题目,更是挑战着全球整形医生们的技巧、审美和操作能力。
 
 鼻子这个几厘米见方的器官,位于面中部最突出的部位,统揽全局,无法遮挡,号称“五官之王”。调整到位时,会大大地改变整个人的气质;而如果出现哪怕几毫米的偏斜和瑕疵,也都会暴露无遗。要完成一个漂亮的鼻整形手术,需要在术前全面分析病人的基础情况,充分了解病人的需求。再根据这两点设计出一套安全、有效、全面的手术方案。因为鼻子为三维立体结构且亚单位众多,大致分起来就包括鼻尖、鼻小柱、人中、鼻翼沟、鼻翼、软组织三角、鼻尖上转载、鼻梁、鼻背侧面等等....改变其中一个点,都会对其他部分产生联动影响,所以连操作的步骤都需要精心安排。
 
 举例来说,在抬高鼻尖的过程中,会出现鼻翼向内收、鼻尖向头侧旋转、鼻翼向上退缩等等效应。对于亚洲人常见的低鼻尖、宽大鼻翼来讲,只能是先控制鼻尖点的位置,再调整鼻翼的宽度。这个顺序一旦出现错误,医生在术中就会发现自己已经失去对手术的控制,更无法控制手术的效果。
 
 而世上人,没有谁的鼻子情况是完全一样的。有的人瘦、有的人胖;有的人鼻子长、有的人鼻子短;有人鼻尖低,有人鼻背有驼峰;有的人鼻孔外露,有的人鼻子像鹰嘴一样像下勾.......用一种技术通杀所有鼻形,明显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学会做鼻子整形很容易,但是要做到艺术的水平,需要付出的心血和努力则是普通人的数十倍甚至数百倍!”
 
 这就是“精品”和“大路货”的区别。正如学会画画很容易,但要达到大师的水准,没有多年的积累,没有努力的修行和自我突破,绝无可能。
 
 需要改变理念的,不仅是我们的病人,还有我们的专业医生们。我在和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鼻整形中心范飞主任交流到这一点时,他提到协和一位老前辈周孝麟教授曾对他语重心长地讲过:“你们一定要做精品,不要做大路货。”----我深以为然。
 
 回头再看梵高这些大师们的作品,我们会知道:艺术的追求没有极限,唯一能限制我们,只能是我们自己。我们的眼界、我们的付出、以及我们对每一个作品的挑剔.....所有的这些,才能成就美容外科这门艺术与科学相结合的高深领域。

2013年05月15日

海归女博士的整容心路
一个求美者的整形记录

要精品,还是大路货?

Powered by CloudDream